全站搜索
赴任副厅长前他催下属为他购名车,最后买单的竟是驾校老板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4-25 09:35:42    文字:【】【】【

4月2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青海省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支队长贺晓峰受贿案一审判决书。贺晓峰因受贿57万元,一审获刑两年六个月。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注意到,涉案的绝大部分款项来自一桩往事,这还要从2013年,白世德即将升任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前说起。

赴任副厅长前他催下属为他购名车,最后买单的竟是驾校老板

白世德曾在警队工作多年。图片来源/北京日报

首个省级公安系统厅官被查,老部下感到害怕

白世德,1962年6月生,青海大通人。

白世德在公安系统任职长达32年,其中在青海省公安厅任职17年,曾任青海省公安厅治安警察总队总队长、公安厅副厅长等职。2018年,白世德转任青海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

2019年11月,白世德被查。2020年7月17日,青海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青海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白世德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白世德是全国公安机关“坚持政治建警全面从严治警”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后,首个被“双开”的前省级公安系统厅官。

而白世德被查后,让他的老部下、青海省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支队长贺晓峰感到非常害怕。

在案信息显示,白世德被查后,贺晓峰马上找人补签了借条,又告知对方:“纪委调查起来,就说是我借的钱……”但一切补救已无济于事。到案后,贺晓峰、白世德等人最终供出了当年买车的秘密。

老领导升职,让部下给买车

事情发生于2013年。当时白世德还是青海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总队长,听说组织上考虑让他担任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一职。

调配新岗位,白世德开始考虑日后用车问题。

白世德说,当时,公车管理比较严,开警车“太扎眼”。如果有人私下给他买辆新车,挂在别人或其他单位名下,自己用车比较方便,即使出事,纪委也查不到他身上。

之后,白世德看上了一款奥迪车,售价50多万元。但谁来出这笔买车钱?白世德想了很久。

日后,白世德供述,他将青海省各交警支队的实际情况都盘算了一遍,最终选定,让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给他买车。

白世德说,当时,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各方面实力都特别好,能负担一辆车。其次,平时他在装备配备和转移支付经费等方面给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很大支持,还把它打造成了青海省交警的典型,特别在一些驾校考试上给予过特殊政策,“这样对谁都有好处”。

于是,白世德将电话打给了时任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的贺晓峰。

“我马上要去省公安厅任副厅长了,需要买一辆新车带过去用,让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想办法解决购车钱款。”白世德说,贺晓峰听后表示同意。

但对于购车经过,贺晓峰的说法是另一版本。贺晓峰说,一天,他去青海省交警总队开会,会后,白世德叫他去了办公室,说了升官和买车的事,“我当时既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

之后,基层交警部门领导来省交警总队开会期间,白世德又问起此事。“我赶紧告诉他,我正在想办法。”贺晓峰说。

于是,白世德安排时任青海省交警总队办公室主任马某与贺晓峰联系,并嘱咐“办好这件事”。

贺晓峰返回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后,发现单位公账上没办法出这些钱,但马某又电话催问此事。“我当时认为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公款不能动,我也没有这么多钱”,于是,他想到了兰州新通力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兰州新通力”)。

赴任副厅长前他催下属为他购名车,最后买单的竟是驾校老板

全国公安机关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后,白世德是首个被“双开”的前省级公安系统厅官。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最终驾校老板出了这笔钱

在案信息显示,从2008年起,兰州新通力通过挂靠的形式,开始从事驾驶员培训考试业务。

从事这项业务后,该公司总经理张某很快便与贺晓峰相识。

张某说,当时贺晓峰是海东车管所所长,又是考试员,之后还升任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因此他们一直有来往,关系比较好。

在案信息显示,从2011年至2013年,逢年过节,张某都会主动去看望贺晓峰。去的时候,张某也不空手,中秋给1万元,过年给2万元。3年来,张某送给贺晓峰共7万元。

白世德要买新车,一次要50万元,贺晓峰之所以想到兰州新通力,他说是因为在驾驶员培训业务上,他曾给张某很多照顾,比如,兰州的学员可以直接到海东参加考试,每年人数众多。

贺晓峰知道,通过这种合作形式,驾校挣了不少,也能拿得出这笔钱。

贺晓峰告诉张某,他急用钱,见张某犹豫,又说,以后他们驾校去省总队考试或在海东考试时,自己能帮忙争取更多名额。

最终,张某拿出了50万元。贺晓峰又凑了3万,将53万元交给了马某。

此后,白世德觉得奥迪“太扎眼”,又看上了大众辉腾,马某一问,大众辉腾更贵。马某又凑了一些,以65万元的价格为白世德买下了一辆大众辉腾,并将车挂靠在别人名下。

马某认为,贺晓峰在“巴结和讨好”白世德。拿到车后,白世德也没说以后怎么处理这辆车,在他看来,车最后肯定会变成白世德个人所有。

贺晓峰也说,当时白世德是他领导,向他要钱还提过两次,他不可能不给,“我们支队的业务、人员编制、装备、异地考试名额等都受总队直接管理”,“为了搞好和白世德的关系,便于以后在工作中对我们海东交警支队在各方面倾斜照顾”。

赴任副厅长前他催下属为他购名车,最后买单的竟是驾校老板

贺晓峰曾任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图片来源/网络

老领导和原下属双双被查

2019年下半年,白世德被查后,贺晓峰感到惶恐,天天担心那笔购车款,他找到张某补了借条,又做了一番交代……但之后,他也被通知,接受调查。

今年3月12日,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人民法院对贺晓峰受贿案进行一审宣判。

法院认为,贺晓峰具有索贿情节,依法应从重处罚;其到案后,如实供述不掌握的受贿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自愿认罪认罚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依法可从宽处理。

综上,贺晓峰因受贿57万元,一审获刑两年六个月。

2020年12月,青海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白世德(副厅级)涉嫌贪污罪、受贿罪、非法持有弹药罪一案,经青海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西宁市人民检察院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西宁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白世德在担任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个人或伙同他人侵吞公款,数额巨大;为他人谋取利益,索要和非法收受单位、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违反国家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弹药,依法应当以贪污罪、受贿罪、非法持有弹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目前,白世德案尚未开庭。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51客服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洲际2